91ponr 国产

“这里这里。”

“对对对,还有这里。”

“下面点。”

“kimo……”

浴室中,仿佛出现了迷惑行为,一猪一雕正在给一人在浴盆中刷澡。

其实一开始江临是拒绝的。

但是还别说,雕大那羽毛用来刷澡还真的挺舒服的。

尤其是加了自己的锻体液之后,叽叽波的那猪蹄子按起摩来简直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泡了一趟药浴之后,原本淡红色的药浴变得漆黑无比。

江临知道这是自己身体的杂质被洗出。

至于是原本药浴的作用还是系统的锻体液,亦或者是两者都起作用,江临就不清楚了。

不过回去可以做一个控制变量。

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

洗完澡后,叽叽波等人竟然向自己伸手要灵石!

江临没想到,自己被这些大老爷们给看光了就算了,竟然还是付费服务!

但是不得不说,人家真的是专业的……

给了叽叽波和雕大各五枚下品灵石后,他们就开心的走了,明天竟然还想再来!

泡完澡后,江临被抬到大堂吃饭。

餐桌上只有陈嫁和陈母以及念念包括陈府的侍女小红。

由此可见小红在府上不是一个普通的侍女。

不过也是,一个简单的侍女怎么可能拳罡如此之盛。

吃饭的时候,江临拿筷子的手都是抖的。

要不是江临感觉很没有礼貌,江临都想手抓饭了。

幸好念念给自己喂饭。

看着念念给自己喂饭那可爱的模样。

这更让江临打算生一窝女孩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你会嫌贴心小棉袄太多了吗?

吃完饭后,江临躺在客房(念念和小嫁一起睡),以为一天终于结束了。

结果刚睡着一个时辰,江临又被小红敲门叫了起来深夜对打(被陈母单方面殴打)……

直到差不多江临感觉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江临再次被扛到大堂吃药。

武夫修炼前期极为的耗钱,其中花钱最大的就是药方与药材。

为了将体内的杂质尽数排出,不仅是泡澡的时候需要用药,修炼完也要内服。

先不说陈家的独门药方要多么珍贵,光是方药之中的药材,略懂医术一二的江临吃出了药材就不下三十种!其中名贵的不下十五种!

甚至有的有市无价!

自己只在华婆婆医馆打工,婆婆教自己辨别药材的时候才尝过那么一点。

可以说这一碗药一枚上品灵石往上都不过分了。

说真的,看着这一晚汤药,江临感觉挺不好意思。

江临委婉地提出想要自付药材费用。

但是陈母直接一句“江公子是在小瞧我们陈家吗?”,就让江临打消了念头。

不过既然自己baipiao了人家的药材药方,那么对于陈家的人情,自己是一定要记在心上的。

只是……

当江临端起药碗的时候,自己的手都是抖的,差点直接撒了出来。

自己实在是太累太困了,感觉自己喝到一半就会把脸埋在碗里……

“小红,帮忙给江公子喂药吧。”

“是夫人。”

由于念念已经休息了,小花也没有丝毫的扭捏,拿起碗就要给江临灌药。

不过就在小红舀了一勺汤药吹冷要给江临喂食的时候,一旁紧捏着衣摆的陈嫁心中紧张无比,眼眸晃动,好像随时都想要扑过来夺走药碗一样。

身为钢铁直男的江临没有发现一旁陈嫁的异样,但是陈母和侍女小红身为女子,本来就心思敏感。

小红示意性地看了看夫人。

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陈母心中微微一叹。

对于自己这个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女儿,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对小红点了点头。

陈母觉得幸好江临这小子在感情方面迟钝的要死,要不然的话,如果江临这小子油头一些,小嫁怎么被吃干抹净的都不知道。

不过感情这么迟钝的一个人是怎么当上采花贼的?而且知名度还那么高?

“小姐,奴婢还要去清洗江公子的衣物以及练武场,小姐能否……”

“嗯嗯嗯,可以的,小花姐姐你去吧,这边我来就好了。”

还未等小花说完,陈嫁连忙点头道,那可爱的模样简直把少女的矜持丢到了一边……

小花微微一笑,欠身一礼退下,女孩坐在江临的面前,女孩有些小紧张地舀了一勺汤药,轻轻吹凉

,脸颊微红地递过去。

江临很明显看到陈嫁的手在颤抖。

想想也正常,毕竟陈姑娘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动不动就要锤爆你,但是不管如何,陈姑娘也算是大家闺秀了,这种举动确实是亲密了一些。

其实江临很想说“陈姑娘你不必勉强,我的口袋里其实有吸管的”……

但是这种情形之下,江临感觉如果自己真的说出来,可能真的会被打……

不过,这真的好羞耻啊……

为什么自己会有种被喂食的感觉?

陈母看着这对活宝。

一个不敢去含勺子,一个不敢把勺子送到他嘴边。

不由摇了摇头,没想到大半夜地还要吃自己女儿的狗粮。

这样下去一个时辰都不一定能够吃到一口药,只好再帮帮自己这个傻乎乎的女儿一把了。

“既然江公子练了碎神拳,尽管没有行拜师之礼,也是我陈家的半个弟子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是江公子对小嫁有想法?心虚了?”

“娘……”

一时间,陈嫁俏脸绯红。

可惜今天的月亮不够亮,要不然江临会发现面前的这个女孩脸蛋红的像是清晨的草莓,仿佛只要一触就会滴出水来。

“好了,赶紧吃药吧,不要错过时辰了,还是说江公子想要让我来喂吗?”

“……”

虽然说好吃不过饺子。

但是江临不敢……除非江临是想被陈火那家伙追杀……

于是,陈嫁红着小脸将手中的勺子伸出一小寸,江临也是老脸一红含过勺子。

有了第一次后,往后就容易多了。

淡淡的月光之下,二人你一勺我一口的,硬是把碗里两口闷的药足足喝了一炷香的功夫。

其实喂到一半的时候药早就半温了,江临感觉可以一口闷了。

但是自己又不是直男,被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子喂药,多享受啊。

可能是陈嫁轻轻吹凉的原因,江临觉得药中还有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江临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陈嫁的口气……

终于是漫(短)长(暂)的喂完一碗药后,女子看着空荡荡一滴都不剩的药碗,还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为什么这药这么少呢,要是一大缸该多好啊,自己就可以喂久一点了。

当然,对于女孩的想法,江临是不知道的,要不然江临感觉自己能被活活灌死……

距离前往参加宗门比武的地点剩下不到二十天。

在接下来日子中,江临每天早上六点醒来和陈嫁走拳桩,然后吃完午饭后就是和陈母对线(被陈母单方面的屠杀)。

到了晚上再泡药浴,泡药浴时候叽叽波和雕大会准时过来给自己搓澡。

不过江临从不弯腰捡肥皂。

泡完药浴休息一个时辰后继续被陈母单方面屠杀……

每晚直到凌晨一点,江临才像一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

有一天,看着自己粑粑这么半死不活的样子,念念在跪在粑粑的肚子上不停地哭。

龙之泪吧嗒吧嗒的往地上掉……江临劝了好久才缓缓安抚下念念。

而看着江临那么辛苦的样子,陈嫁也是好几次红了眼睛,每次江临想要说些笑话安慰她的时候,她总是“哼唧”一声背过身,然后擦拭着眼泪。

这倒是让江临看到了这个女孩感性的一面。

感觉陈姑娘是真的把自己当朋友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为自己落泪啊……

不过。

江临虽然每天都被暴打,但是江临感觉自己的泥胚境好像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而且打着打着,江临竟然感觉自己越来舒爽,仿佛觉醒了什么似的。

终于,在一周之后,江临由“只能被迫挨打”进步到了在即将晕倒的时候“也能朝着陈母递出一拳”!

这一拳虽然轻描淡写地打在了陈母的肩头,力道连按摩都算不上,但是在自己眼前一黑之时似乎看到了陈母点了点头。

在这之后,江临感觉自己好像完全适应了练武场的巨大拳压。

早上也不只是走拳桩了,而是和陈嫁对线。

仿佛陈母是故意利用女儿不忍心下手的故意放水,让江临能够出更多的拳。

而对于江临的进步,陈嫁心中都微微吃惊,一周之内,单单凭借着武夫肉身竟然能够与自己过上三两招,真的很厉害了。

“有破绽!”

就在陈嫁对于江临的进步不由走神的时候,江临下意识一拳递出……

江临感觉自己好像打到了棉花上……

当江临反应过来时,面前的陈嫁俏脸的红霞已经是蔓延到了耳根……

“那个……陈姑娘似乎……长大了……”

“啊!”

一身惨叫蔓延而开。

又羞又恼的女孩对他进行了单方面惨无忍睹的屠杀……

距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可是又不知道江临什么时候能够突破泥胚境。

于是乎放心不下的雕大等人开始每天都来给江临加油。

穿着从春风楼流行开来的JK短裙和水手服,五百斤的叽叽波和浑身是毛的雕大以及反着太阳光的吴克和房抄裙拿着毛线团摇来摇去。

江临这辈子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辣眼睛的啦啦队。

在江临和陈夫人等人对线的时候,雕大等人就帮江临擦擦汗、涑涑口,揉揉肩捏捏腿,活生生地像是上拳击擂台。

吃饭或者是吃药的时候,雕大等人抢了念念和陈嫁的工作,不仅是给江临喂饭,江临只要一个眼神,水杯都到自己面前到了。

洗澡的时候那全方位的服务,江临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烫猪毛……

终于!

在距离按照日程要出发的倒数第三天!就当陈嫁一脚踢在江临肾上横飞出去的时候!

感觉来了!

江临感觉体内的泥胚小人开始被青草环绕。

除了头顶长草之外,整个泥胚小人简直是绿油油!

“小嫁!踹我!”

江临对着陈嫁喊道。

在场的所有人陷入了沉默,看着江临的眼神极为的玩味。

该不会是江兄被打了这么多天,被玩坏了吧?

“哎呀!真的!小嫁,赶紧的,不要怜惜我~~~~”

听着江临那犯贱的要求,陈嫁似乎也是明白了什么。

片刻之后,陈嫁还是以拳走桩,没有压抑自己的武夫境界,拳意流淌,对江临不停地捶打。

江临闭上眼睛纹丝不动,任由陈嫁的锤炼。

而看着这一幕的陈母也是有些吃惊。

泥胚境与草根境的区别最重要的就是武夫真气的运用。

泥胚为形,草根为脉络,只有将作为脉络的草根被打入泥胚,武夫真气才能做到在体内运转。

将草根打入泥胚,这一过程需要对于力道和武夫真气极强的控制力以及专注度,而且十分的劳累。

本来陈母打算自己亲自动手的。

但是看着还不到一刻钟就已经香汗淋漓的女儿,陈母知道,已经没有必要了。

帮自己心爱之人打入武夫根基。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浪漫的事情了。

(虽然这种浪漫一般人不太懂……)

陈母知道小嫁已经是进入了唯我的境界了,现在在她的脑海里,恐怕只有眼前的意中人了吧。

“嘭!”

一拳直击江临的眉心。

在这一刻,最后一个穴位已经完全打开,作为脉络的草根如同下水道一般已经完全疏通。

汗水打湿了衣裳的陈嫁嘴角安心一笑,眼眸轻轻合上,往前倒了下去。

江临抱着陈嫁,怀中嘴角轻勾的女孩已经闭上眼睛,平稳的呼吸声缓缓传出。

虽然说女孩是一马平川,但是身子却软软的,像棉花一样。

“不好!”

仿佛想到什么,雕大等人赶紧告辞先行离开。

而当雕大等人离开陈府腾飞而起的时候,从梧桐州蔓延而来的武运已经开始汇聚。

淦地拳宗,看着这不到半年又来的漫天武运,淦地拳宗的长老们又是一声叹息。

儒家学宫、道家道观、佛家寺庙,纷纷有人抬起了头。

心中抱怨几声后,如同往日一般,不厌其烦地遮蔽着这武运天机。

……

……

【初雪角色栏已经发放~~~欢迎大家比心发图~~~】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