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在哪能看到

杜墨吃惊也是有原因的,先不说蓝曜矿石有多么难弄,只说掠噬界到圣辉联邦这段长途飞行的距离,运输费用都是一笔巨款,运来之后还要进行反复提炼才能获得蓝曜亮金,200磅的蓝曜亮金市面价值超过5个亿,等于半台战甲了,丁蒙的需求也确实是惊人。

谁知艾琳仍然笑嘻嘻和代亦在打闹:“小亦先说好,这就算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男朋友的见面礼,蒙蒙不收也得收。”

代亦红着脸道:“我还怕你舍不得呢,我明天就去你家玩,顺便把礼物给收了。”

两人还在玩闹,一旁的李钰则是无比感慨,好家伙,见面礼都是5个亿,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会玩。

丁蒙也在感慨,他感慨的倒不是钱,对于一开口就是上亿巨款的惊讶,他早在柏古星的时候就用完了,他只是暗自寻思,代小姐和这艾琳的关系必然不是一般的好,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出手这么阔绰。

于是他主动开口道:“这个……艾琳小姐,你这见面礼也实在贵重,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请你尽管吩咐。”

“哈!”许倩倩乐了,眨眼笑道,“蒙蒙你也知道贵呀,你放心,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可多啦,我们随时都会召唤你的,哈哈哈……”

丁蒙正色道:“那是自当效力!”

许倩倩笑道:“蒙蒙你别这么严肃,亦姐的男票应该比较幽默风趣才对。”

丁蒙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这个……我以后会努力学习的。”

朗灵也笑了:“倩倩,你们三个也太顽皮了,把人家丁蒙吓的不敢说话了。”

她也不禁扭头对丁蒙说道:“丁蒙,来我们这请随意点,不要太在意那些礼节了,你从外太空一路来到这里也不容易,听小墨说你是一直为绿箭分基地的那些难民在奔波,也难为你了,有什么需要也给我说,让我也为他们出一份力。”

花 · 容月貌

一听是这种说法,丁蒙立即起身:“太感谢朗灵大姐你了。”

他忽又想到了什么,改口道:“对了,朗灵大姐,你是进行科技研发的,你知道圣辉联邦的第七代天使军用医疗舱吗?”

就跟刚才的杜佩星一样,朗灵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不应该像是患有重病的样子呀?”

丁蒙露出了苦笑:“朗灵大姐,不是我要治疗,是别人需要治疗。”

朗灵也叹了口气:“丁蒙小弟,如果你说是难民需要天使医疗舱进行救治,我都不太相信,因为难民人群用不着这样的高端产品就可以治疗,你既然知道这个东西,就该清楚它是军需装备,不过我并不是怀疑你的动机,我只是好奇,你究竟要用它去治疗谁?”

这朗灵显然对联邦的产品非常熟悉,丁蒙也知道不得不说实话了,他叹息着道:“实在不敢相瞒,这批人中了掠噬界的奇毒,多年来一直得不到治疗,就半年前我为他们治疗过一次,但是还是无法完根除,所以才冒昧提这个要求,恳请朗灵大姐施以援手。”

朗灵的脸上的惊讶顿时化为惊疑:“他们中毒有多少年了?”

丁蒙无奈道:“七十多年了。”

这次同时震惊的不止有朗灵,杜佩星在旁边几乎是抢着问道:“八十多年前掠噬界战争的那批反方医生?”

丁蒙点头:“是!”

朗灵的震惊化为了惊喜:“他们还活着?”

丁蒙黯然道:“多数人去世了,但他们的后代还是活了下来。”

朗灵难以抑制眼中的激动,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朱立贤朱医生还在吗?”

丁蒙摇头道:“朱医生已经过世了。”

“这……”朗灵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然后她就继续小心追问,“那么雪妍前辈呢?她还在吗?”

丁蒙正色道:“雪妍阿姨还在,她现在就等着医疗舱。”

“天呐!”朗灵也不顾淑女形象了,转身摇晃着杜佩星的肩膀,“阿星,你快给我准备星舰,我要去救雪妍前辈,快,快快快!”

杜佩星苦笑道:“你还说我性子急,你才是真正的急性子。”

丁蒙好奇道:“你们也认识雪妍阿姨么?”

杜墨解释道:“丁蒙,可能你还不知道,朱前辈当初违背法律研发解药,有好几次迫于压力都中断了研究,但是那几次正是朗老爷子暗中相助,提供了研究所和资源,研发才得以继续……”

难怪朗灵这么激动,原来两家人的渊源这么深啊,丁蒙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还好今天来了这里,否则我还在为这个事情发愁。”

杜佩星笑道:“老弟,你就是一员福将。”

他又扭头对朗灵说道:“小灵,这消息你还是先去给老爷子说一声吧,等明天一早我就安排空间站的二级舰队出发,送你去KV303号星,天使医疗舱不用操心,雪前辈我保证绝对康复……”

杜墨也笑了:“丁蒙,没想到你在医学领域也相当有造诣啊。”

丁蒙有个鬼的造诣,K病毒几乎就是万能解药,但是面对杜墨的称赞,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只能编谎话了:“对毒素稍微有点认知而已,和朱医生他们没法比的。”

他殊不知自己越是解释,杜墨就越是觉得他深不可测。

说到底,他还是对杜墨的柏古星之行不清楚内情。

杜墨在星辉大学并非普通学生,他也是这一届有望冲击资格认证的优等生,他的导师都不止一位,而是多个领域的名家,大家一起培养杜墨,杜墨虽是名门子弟,但也天赋过人,而且勤奋刻苦,25岁就拥有了初级战尊的实力。

不过温室里的花朵始终都要接受风雨雷电的洗礼才能绽放美丽,恰恰KV303号星的血案、极盗兵团的拍卖会、星虹集团的陈年物资都集中在了柏古星上,于是杜墨去柏古星就等于是一场外出试练。

当然,像他这种身骄肉贵的学生,单独冒险肯定也要事先做足准备。

其实丁蒙稍微想得深些就该明白,杜墨的柏古星之行并不简单,首先是光系战尊实力、其次是复仇女神战甲、然后各种人财物和装备,这些因素集中在一起就说明杜墨身后的修炼资源是极其庞大的,至少这不是外太空的人可以拥有的。

结果谁也没想到柏古星上杀出来一台海格拉斯战甲,杜墨差点就葬送在白乐手上了,所以他回到星辉大学后,这群导师可是没有放过他,要他把在柏古星上所遭遇的一切用腕仪回放出来,他的腕仪在最后和白乐与西装男的大战中,记录功能受到了震荡而损坏,导师就要求杜墨把他后来所看到的、包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的对话都一字不差的复述下来,最后这群“导师怪物”居然还根据他的口述虚拟了一个“模拟回放”出来,这一下丁蒙就进入了这群人的视线。

可想而知,年轻得发指的丁蒙会激发这群导师多么大的兴趣,其中有人当场就表示了:你们都不要和我抢,这个年轻小伙子必须是我的学生,他就算是诺行帝国的士兵,我也要把他变成是我圣辉联邦的公民。

所以这会儿趁着丁蒙还在,杜墨当着代亦的面把腕仪打开,从通讯录中调出了“程进”的名单,这也是代亦的老师。

光幕上很快出现了一张略显粗糙的中年男子面容,程进眉宇之间还是显得颇有威严,不过他一看是杜墨的通话连接,表情就柔和了不少。

杜墨是他的得意弟子,平时稳重低调,这个时间联系自己,想必不是小事情,于是他开口问道:“小墨,这么晚了,又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想问了?”

杜墨的口气很恭敬:“程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搅你是有一件事情想给你汇报。”

程进皱眉道:“说过多少次了,不懂就要问,这有什么麻不麻烦的?”

杜墨笑道:“记得我给你提过的柏古星上的那个丁蒙吗?”

程进顿时精神一震,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找到他了?他现在在哪里?”

杜墨笑道:“他现在就在我旁边呢,他到了我们蓝极星城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代小姐的男朋友也是他,不信你瞧。”

杜墨在光幕对准丁蒙,此刻代亦正开心的依偎在丁蒙的肩膀上,露出了一个非常甜美的笑容:“程老师好!”

程进大喜过望:“嘿呀,就是你小子啊,还真来啦。”

丁蒙也露出了微笑,礼貌的回应:“你好!”

程进看样子是在拍大腿:“你什么时候有空,快来我这里,你现在在什么位置,要不我一会过来接你……”

杜墨每次关键时候就喜欢不走寻常路,迅速把光幕转向自己:“程老师,丁蒙现在还没有公民资格,身份是难民,您看……”

程进大手一挥,声音像是在咆哮:“屁大点事?你转告他,明天早上治安厅的工作人员亲自来星辉大学等他,只要他来我这里报到,十分钟之内解决他的公民资格,不,你这样给他说,他必须来我这里,而且必须是我的学生,他要是明天没来,你也可以不用来了,你等着挨我的板子……”

“咔”的一声,杜墨关闭了腕仪,一脸的委屈的对丁蒙摊手道:“丁蒙你看,我还得跟着你混才行,否则连学校都回不去了。”

丁蒙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朝他感激的一笑:“杜墨,谢谢你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