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安装风险

除夕当夜,茅屋中其乐融融。闲谈中,何天遥与颜子召也知道了大师姐的姓名——吴瑾兰。

在得知秋老乃是掌门与副掌门的师尊之后,何天遥与颜子召对他愈发敬重。颜子召因受掌门之训,须得在谷中修炼三个月《飘雨追风步》,所以日常上山之事,秋老又重新揽了回去。春节后的三个月,何天遥练剑法,颜子召练身法,日日勤奋,不在话下。

阳春悄来,大地回暖,武斗大会日益临近。颜子召的身法比试在大会之前。事关重大,他难免紧张,幸而某一日,秋老观其修练后点头称赞道:“三个月工夫,能将此身法修练至这等程度,已是相当不错。”听过称赞之后,颜子召才安心了不少。

又过了十日,已是三月初一,恰是当初约定之日。掌门早早下了通知,唤颜子召巳时前往初雪殿前听令。何天遥陪同,两人到时,武青丘与其师马长老已经在那里了。此外,宗内不少人知道今日的身法比试,也都聚来观赛。

马长老瞥了两人一眼:“你们的师父呢?为何不来?”

颜子召回答:“参加比试的人是我,与师父无干。”

武青丘冷笑:“我师父是好心,免得你赛后即刻被逐出师门,从此师徒再难相见!”

何天遥生怕颜子召再与他吵起来,赶紧轻轻拉了一把,小声叮嘱:“休与他做口舌之争。比试见分晓。”

“放心。马长老问话,我肯定得回答。对那个狂妄的家伙,我根本懒得理睬。”颜子召道。

不一会儿,掌门从初雪殿走出来,对两人说:“今日之试,从午时开始。我已于三峰峰顶分别放置了一枚透骨钉,你二人按照晚天、晚飞、晚空的顺序去寻。截止今夜子时,必须回初雪殿来。寻得透骨钉数目多者为胜。”

午时到子时,刚好半天时间。因为四峰之间有索桥相连,时间还算充裕。

“掌门,透骨钉位于峰顶何处?”武青丘问。

优美的气质优雅的感觉

掌门笑道:“都告诉你们就没意思了,你们自己寻吧。”

自己寻找,这下时间可能就不够用了。相对于一枚小小的透骨钉,峰顶的范围实在太大。马长老对这个规则相当不满:“掌门,不是比试身法吗?没有线索的话,运气成分太大,无益于区分身法水平优劣。”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更新快!

“线索当然有,不过也要他们自己发现。如果找不到线索,还练什么《飘雨追风步》?到午时还有一个时辰时间,好好想一想吧!”掌门说完就打着哈欠回殿去了,气得马长老干瞪眼。

“师父,掌门该不会私下里已经将位置告诉那小子了吧?”武青丘凑近问道。

马长老十分诧异:“何出此言?”

“向南桥是掌门的二徒弟,他和那小子关系匪浅呐。万一向南桥向掌门替那小子求情,难保掌门不会偏向于他呀!”

“这你放心。”马长老安慰道,“掌门虽然常常做一些出格之事,但为人还是相当磊落的。再说你是我的徒弟,我在宗内的地位总比那个秋老要高吧?她没必要为这种事得罪我。不过你既然当时答应了比试,就绝对不能输给那小子。公正比赛,如果你输了,我也没颜面替你求情。”

武青丘颤抖了一下,应道:“是。”

“这一个时辰,你好好想一想线索吧,也好好想一想该如何取胜!”马长老叮嘱完,就离开了广场。

另外一边,颜子召同样也摸不着头脑。掌门除了介绍比试规则之外,并没说什么其他的话。“有线索,但得自己发现。从哪儿发现呢?”他无奈地叹道。

“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如果到了午时依然想不出,就先行动。说不定找着找着你就想出线索来了。”何天遥鼓励道。

来观赛的弟子们议论纷纷,谈着掌门所谓的“线索”。这次身法比试,看来比直接比拼速度要有趣多了。

两人在广场上静坐冥思,日上中天,午时钟鸣,比试开始了。

武青丘直接施展身法向索桥方向去了。观其速度,这三个月间,他的修炼成果也相当不错。颜子召没有想出线索是什么,于是不缓不急地步行,并没有使用身法。

经过飘天索桥,晚天峰的亭台楼阁从云雾中显现。峰顶的建筑不少,除了主殿飞雪殿之外,有铸器之用的千火堂,有存放典籍的雨霖阁,有供弟子修练的斗天场,还有供居住的四楼七别苑,再加上两片树林,一片竹林,一片岩石区,如果统统寻一遍,别说六个时辰,十二个时辰都不一定够。

武青丘不知去何处了,也不知他发现线索没有。颜子召站在索桥之末,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野树林,荒石场,草叶荆棘,岩石穴罅,掌门应该不会把透骨钉藏在这种地方吧?真要藏在其中,神仙都找不到。还得把搜寻范围缩小到比较明显的建筑上。最雄伟的建筑当属千火堂,最广阔的地方是斗天场,地势最高的建筑是雨霖阁,人最多的地方是四楼七别苑。光是晚天峰就已经寻不过来了。晚飞峰上还有炼丹场所香意轩,修练用地揽道台,祭典之地追月亭

,晚空峰上则有修练用地聚仙垣,仓库回芳楼,供奉师门先祖石像的风定廊,再加上飞雪、凝雪、化雪三座主殿以及供居住的各处楼阁别苑,这得找到猴年马月?看来在没找出线索之前,冒然寻找只是徒劳。”颜子召心道。他干脆席地而坐,继续闭目而思。

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依然一无所得。“不知武青丘有没有找到透骨钉……难道我此次真要被清离出宗了?”颜子召心想。“如果找不到线索,还练什么《飘雨追风步》?”他耳边似乎还在回响着掌门最后所说的话。

“嗯?掌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颜子召突然睁开了眼睛。细细想来,掌门的这句话似乎有点奇怪,找不找得到线索其实与练不练《飘雨追风步》没有必然关系。“掌门为何不说:‘如果找不到线索,还当什么霏晴派弟子?’亦或说:‘如果找不到线索,输了也怨不得别人。’她却特意提到了《飘雨追风步》,难道线索与此身法有关?”颜子召再一次紧闭双眼,三峰之上的一座座建筑在他脑海中依次掠过。突然,他一个激灵从地上弹起,大叫一声:“我知道了!”随即他往左边的道路施展身法一路狂奔而去。“《飘雨追风步》,飘雨追风,如果‘飘’字代表起点的晚飘峰的话,那三个放置透骨钉的地点就应该是名字里分别带有‘雨’、‘追’、‘风’的地方!所以第一处就是晚天峰雨霖阁!”颜子召激动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远处的竹林中,闪出了武青丘的身影,跟随颜子召而去。

雨霖阁倚晚天峰最高的一座山岩而筑,共有三层,分别存放招法、功法、心法。这里可是霏晴派的重地之一。颜子召一路飞奔至雨霖阁台阶下,仰头望去,琉璃青瓦熠熠生辉。此时,阁楼大门紧锁,门上还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掌门有令,禁止入内”八个大字。

颜子召见字后大喜,雨霖阁虽是重地,但不是禁地,只要有掌门、副掌门或是三位长老的允许,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存取功法典籍,反正开门需要钥匙,根本没有必要贴那一纸禁令。而且看那张纸的新旧程度,似乎是才贴不久。

“‘掌门有令,禁止入内’,言外之意就是透骨钉不在阁内。既然不在里面,那就是在外面了。”颜子召打量了一下雨霖阁旁边的山岩,十分陡峭,表面光滑,但好在每隔几丈高就有一处断层,正好可以踏脚。他后撤数步,瞅准方向,施展《飘雨追风步》踏着岩石跳了几次,登上了阁顶。

阁顶屋脊正中,放着一个小木盒。颜子召打开一看,正是一枚透骨钉。“哈哈,武青丘果然没找到这儿。”他将小盒揣好,翻下了雨霖阁。线索猜对了,那剩下的就简单了,如此不用等到子时,最多两个时辰就能找齐三枚透骨钉。

按照线索,第二处应该是晚飞峰的追月亭。月亮东升西落,而追月亭建在该峰西侧的峭壁上方,故取名“追月”。此亭乃是祭典之用,每年初一,掌门与各位长老都会在此祭拜天地,此外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四节气时,他们也会在追月亭祭拜,祈求宗派一年四季风调雨顺。

通过天飞索桥后,颜子召登上了晚飞峰,直奔追月亭而去。但跃上亭子之后,却没有发现透骨钉。他又下到亭内寻找,依旧一无所获。

第一处雨霖阁猜对了,那第二处必然就是追月亭,颜子召对此毫不怀疑,需要揣摩的是掌门会将透骨钉放在追月亭的哪一处。

“既然是身法比试,那就和雨霖阁的情形一样,是必须借助《飘雨追风步》才能到达的地方。追月亭不高,的确不应该放在亭顶。”颜子召一边思索,一边环视四周。这里是孤道之末,路两边都是树林。“那就只剩……”颜子召的视线落向了亭外的悬崖。

从追月亭探头向下望去,几丈外就已是云雾缭绕,看久了只觉得天旋地转。风过崖顶,耳边泛起轻啸之声,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细微的怪异声响。颜子召竖耳细听,那似乎是铃铛的响声。

“悬崖响铃,肯定是透骨钉位置所在!”颜子召再看那峭壁,虽有些凸出,但最多不过一尺,而且相距甚远。从铃声之微弱判断,响铃之处至少也在二十丈外的低处。“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师姐选的这位置,真是太为难我了。”颜子召犹豫了片刻,一咬牙,翻下了追月亭的围栏。

武青丘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那小子不要命了吗?”他站在亭子前,仰望亭匾自言自语,“他怎么知道透骨钉是在这儿的?还有之前的雨霖阁,这两处他都是直奔而去。到了之后,也没有四处寻找就知道透骨钉的位置。追月亭和雨霖阁之间有什么关系?两处和透骨钉之间又有什么关系?”思来想去,他也没想明白,只得将事因归于他处:“哼,师父还说掌门公正,我呸!掌门一定是事先将藏钉之处透露给颜子召了,这一切才得以解释。他故意在飘天索桥处坐等一个时辰,就是为了和我错开,以免我发现这件事!”

颜子召一跃而下后,施展身法在峭壁的凸石上踏脚,向着时有时无的铃声方向而去。进入云雾之中后,

可见范围不过几丈而已,而且凸石尽皆湿滑,尽管他已是万分小心,可还是有几次差点滑落。估摸着距离崖顶差不多有三十丈处,颜子召寻得一处石台,仔细再听,铃声分明就在脚下。他连忙趴在石台边缘向下看,果不其然,石台下悬着一根细线,线当中串着一个铃铛,末端绑着盛放透骨钉的小木盒。“哈,又是一枚!三得其二!”然后,他又施展身法原路返回了崖顶。

按照掌门所定的规则,如果此时颜子召直接回初雪殿广场,那就赢了。可是他转念一想:“反正时候尚早,何不将三枚透骨钉都找到,然后再回去?如此武青丘便是彻彻底底地输了,不由他不服,我也算出了口恶气。”打定了主意,颜子召走出了追月亭。不料刚走下台阶,他颈后就挨了重重一击,昏了过去。

……

因为追月亭是孤道末端,平日鲜有人来,所以在颜子召昏迷期间,始终没被人发现。当他醒来时,夜已经深了。“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迷迷糊糊坐起身来。“不好,透骨钉!”他脑中划过一道闪电,连忙将自身搜了个遍,哪里还有透骨钉的踪影?“一定是被武青丘那厮给抢走了!”颜子召气得青筋直冒,如此卑劣行径,有何公平可言?

“那家伙得了我两颗透骨钉,一定是回去交付,追恐怕是追不回了,透骨钉此时应早已在大师姐手上。如果我此时回去找他理论,口说无凭,他一定不会承认的!”颜子召抬头看看月色,估摸着差不多是戌时,“距离子时还有些时间,我就先去晚空峰拿到最后一颗透骨钉,回去也算是有个凭据,证明我确实想到了三枚透骨钉的线索。”难得,颜子召在如此劣势下依旧能保持冷静,也正是这最后一枚透骨钉,最终成为了左右比试结局的关键。

最后一枚透骨钉在晚空峰的风定廊。晚空峰有一座巨大的方岩,足有三十来丈高,此长廊就建于高岩之下,高岩上塑刻出当初合力创宗四位先祖巨像,以供后世子弟瞻仰。按照之前的思路,透骨钉所在之处一定是需要使用飘雨追风步的地方。颜子召环视四周,风定廊的东、南、西三个方向都是下坡,唯独北面是一片空地,空地再往北就是刻着四尊巨像的山岩了。

“能施展身法的地方,似乎就只有那座巨岩了。可是,想上岩定必须得脚踏先祖之像,此举可是大不敬啊!”颜子召踌躇起来。随即,他忽而想起来掌门醉酒击碎山门牌匾之事,心中笑道:“是我多虑了。就凭大师姐的性格,什么出格的事做不出来?透骨钉一定就在巨岩顶上!”于是,他合掌祷念了一番之后,施展身法踏着宗派先祖之像,跃上了岩顶。果然,最后一个盛着透骨钉的小木盒就放在巨岩中央的一个凹坑之中。

“本来三枚透骨钉都是我的,可恶!”颜子召下了巨岩,往连接晚空峰和晚飘峰的空飘索桥疾奔,终于在子时前赶回了初雪殿。

推开殿门,掌门、马长老、武青丘、何天遥都在,掌门的两个徒弟慕容德、向南桥也在。在掌门旁边的桌上,赫然放着另外两个木盒。

“颜师弟,不好意思,我赢了。”武青丘得意洋洋地笑道。

“你是该好好地向我道歉,卑鄙的家伙!”颜子召怒道。

武青丘道:“颜师弟何出此言?”

颜子召就当着众人把被击昏的事说了一遍。

武青丘故作惊讶,还带着怒意回道:“颜师弟,输就是输,为何要编造这种事来污蔑我?掌门明鉴,我可是从雨霖阁顶还有追月亭峭壁寻得那两枚透骨钉的。”他故意抢在颜子召之前说出了具体的地点。

掌门点头道:“的确是这两个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